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

当前位置: 友利机械网 >> 最新文章

电解铝体量过大山东煤炭消费总量控制遇难题洗地机

发布时间:2019-12-06 16:07:04

“山东的煤炭消费总量控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特别是牵涉到产业结构调整,即使是现在开始行动,也需3-5年后才能见效。在减煤过程中尤其要注意潜在的金融风险和社会问题。”在日前召开的第148期泰山科技论坛上,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戴彦德做出上述表述。

山东省是我国人口大省和经济大省,尽管2017年完成了“重点地区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的目标,但因产业结构长期偏重,对煤炭依赖严重,如何更好地依靠市场实现煤炭消费总量控制仍是山东面临的一大难题。

今年减煤目标可完成

相关资料显示,山东每年能源消费总量居全国首位,年综合耗能万吨标准煤以上的重点用能单位就有1084家,约占全国十分之一,全国最高。同时,山东也是煤炭消费大省,年煤炭消费总量约3.8亿吨,占全国10.6%。控制煤炭消费、优化能源结构、推动节能减排、保护生态环境势在必行。

根据山东省政府发布的数据,2017年该省煤炭消费量、规模以上工业能耗同比降低6.7%和3.2%,煤炭消费总量比2012年减少2068万吨,比上年同比减少2774.5万吨,占能耗总量比重降为70.4%,同比降低5个百分点,完成了《重点地区煤炭消费减量替代管理暂行办法》要求的“2017年山东煤炭消费量要比2012年减少2000万吨”的目标任务。

然而,事实上山东的煤炭消费总量控制之路并不顺利。在多数重点地区顺利完成年度减煤任务的情况下,2015年、2016年山东煤炭消费总量却分别比2012年增加了694万吨和706万吨。

公开资料显示,山东省2017年煤炭消费量得以明显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在电解铝行业压减了煤炭消费量1000万吨,占到了全部压减量的约40%。

根据相关要求,到2020年,山东煤炭消费总量要比2015年的40927万吨下降10%,控制在36834万吨以内。也就是说,要在2018-2020年三年间减少煤炭消费1330.7万吨,平均到每年约为443.6万吨。

对于以上的年均煤炭消费下降量,山东省科技发展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勇认为,根据ALD电解铝数据显示的今年前7个月山东省电解铝产业发展情况,今年山东完成年度煤炭消费总量控制任务难度不大。

“电解铝行业生病,其他行业吃药”

据山东金属学会秘书长徐新洲介绍,电解铝行业在山东一度被认为是支柱产业,虽然对于其违规产能的关停,山东省各级政府是“真正大出血”,并采取了多种措施防止“死灰复燃”。

但是,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认为,根据ALD电解铝公开数据,电解铝产量过大和不断增长是山东省煤炭消费量在2012-2016年没有下降的根本原因。该人士提供的ALD电解铝公开数据显示,山东省电解铝行业2017年增产171.7万吨,按照每吨电解铝消耗6吨原煤计算,比2016年多用煤1030万吨。“大气十条”实施五年间,山东电解铝用煤增加了3600万吨。

“山东省巨大的控煤压力主要来自电解铝行业,但完成控煤任务却是其他行业的贡献,尽管其他行业本身也需要控煤。”该人士表示,“电解铝行业生病,其他行业吃药。”电解铝行业体量太大,对部分地方政府财政、就业和金融安全影响很大,地方政府只能力保。而政府部门为了完成控煤任务,不得不在其他行业采取过于严苛的控煤措施,以对冲电解铝带来的耗煤。而被关闭或受各种原因多次间歇性停产的其他中小企业,则在一定程度上做出了牺牲,才保障了煤炭消费总量控制任务的顺利完成。

据介绍,2017年,山东整顿了8万多家企业,其中包含关闭5万多家。受季节性错峰生产、重污染天气错峰生产、天然气供应不足等影响,一些没被关闭的企业也受此影响,生产时断时续。

不仅是在工业方面,居民用煤、散煤治理措施是否得当也值得思考。

据相关调研,当前山东农村居民以一家四口计算,如果只是种地,其年收入仅为几千元;有外出打工的,每人每年收入也仅为3万元左右,在此情况下,很多家庭因子女教育、就医等需求年底结余亏空。

周勇认为,散煤治理,电代煤、气代煤不能脱离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如果强迫农民为采暖多拿出占收入水平很大比例的费用,如10%-50%,无异于是对住在农村的低收入农民征收空气污染税,这相对于城市的高收入水平和采暖补贴很不公平。而相关部门的研究数据显示,收入水平的2%-3%才是合适的采暖支出比例。从社会公平正义角度,还应增加农村地区散煤治理、清洁取暖补贴,且补贴也不应在三年后取消。

产业结构转型是治本之策

前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认为,山东省2017年能源消费总量出现下降与能源经济基本发展规律不符,本应是2040年左右才出现下降,这是一个警示性指标。“说明山东省2017年在控煤过程中力度过大,表明行政手段过度干预经济。”

对此,戴彦德表示,压减山东煤炭消费量,要把节能提效作为“第一能源”。同时解决体制问题,打破既有利益格局,将工业余热充分利用起来。

戴彦德进一步指出,要想从根本上解决山东煤炭消费量大的问题,不仅要节能提效和发展可再生能源,关键是要在发展模式、结构转型上做好文章,培育新的产业。

山东省煤炭工业局调研员沈洪则认为,在减碳目标的约束下,控制煤炭消费量是山东必须完成的任务,但山东目前的产业结构决定了该省煤耗水平是诸如节能减排和散煤治理等措施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山东经济发展需要大量能源支撑,产业结构转型不能一蹴而就。如要减少煤炭消费量,就必须有其它能源接续,但目前来看,外来电、核电、风能、太阳能都还不能担此重任。“在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的前提下,结合山东实际,摆正煤炭的位置很重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是关键。”沈洪坦言。

济宁市工程咨询院院长王振峰则表达了地方部门在控制煤炭消费总量中的困惑。其中重要一环便是煤炭消费量的统计主要依靠企业自己上报,缺少核查环节,难以获得真实数据,进而难以为科学决策提供基本事实。王振峰建议,应尽快设立第三方机构对这些数据进行科学公正的采集。

三星空调拆装一次多少钱

北京大金维修电话

家庭中央空调外机安装

友情链接